设为首页加 入收藏
  • 宏正新闻

    出借银行账户的责任承担及相关问题

    俞飞 江西宏正律师事务所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13.png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22.jpg

    近日,笔者在工作过程中接触到民间借贷过程中存在借用银行账户的问题,考虑到现在日常交易中存在大量的银行转款且交易过程中存在许多不规范的情形,以此为契机,撰写本文讨论借用银行账户的责任认定及相关问题。


    案情概述



    出借人甲出借100万元给借款人乙,借款人乙提供第三人丙公司银行账户作为借款收款账户。第三人丙公司在收到该款项后,即将款项全数转给借款人乙合作方丁。现借款到期,借款人乙无力偿还,出借人甲将借款人乙、第三人丙公司一并诉至法院。


    相关法条



     《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存款人不得出租、出借银行结算账户,不得利用银行结算账户套取银行信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出借银行帐户是违反金融管理法规的违法行为。人民法院除应当依法收缴出借帐户的非法所得并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处以罚款外,还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


    判例研究



    虽然根据上述法条规定,不论是央行的管理办法还是最高院批复,对于出借银行账户的行为,均持否定性评价,但是,就银行账户出借方的责任承担则语焉不详,仅仅是批复中的“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这也直接导致法官在审理相关案件时,自由裁量权过大,裁判观点不一。根据上述案情,经过案例检索,就类似案例判决观点主要分为三种: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28.png

    1

    第一种观点,认为第三人丙的参与行为仅仅是过账行为,不应承担责任。主要判例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2719号:关于添光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案涉《股权转让合同》约定金锋公司将股权转让款汇入添光公司的账户,但该约定与林荣东实施的无权代理行为之间并无关联性,金锋公司并非据此认为林荣东具备代理权限,因此添光公司出借账号与金锋公司的损失之间并无因果关系。原审法院以添光公司并未参与合同的缔约,也未对金锋公司造成损失为由判令添光公司不承担责任,符合本案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申请人金锋公司以添光公司出借账号的行为违反管理法规,应与林荣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申请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 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10民终294号 本院认为:是否存在违法借用账户的问题。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借款由高琦珉出借账户,其违反了《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的相关规定,但该规定是针对违法出借账户的非法所得予以收缴,并区分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的法律责任。而本案中高琦珉接收款项是经吕明杰的指示,高琦珉收款100万元并不属于非法所得,不应适用上述规定追究高琦珉的责任,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被上诉人以此为由主张高琦珉应承担还款义务理由不当,因此被上诉人要求高琦珉对涉案债务承担还款责任,并要求任惠珍承担连带责任并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1民终2626号:本案中,武朝杰无证据证明陈雨津在故意出借自己银行卡时从中获利,或者与借款人郭小青合谋欺诈武朝杰并致武朝杰出借的2000000元本息不能收回。……二是本案是否适用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虽然该办法规定存款人不得出租、出借银行结算账户,但本案中陈雨津出借银行卡只是违反了银行账户管理的行政性规定,并非其承担《合同法》有关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陈雨津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仍应按照《合同法》规定的合同相对性原则,根据武朝杰与郭小青履行《借款协议》权利义务的具体事实作为判断陈雨津应否承担民事责任的依据。三是法释〔2015〕5号司法解释第六十五条在本案中是否适用。根据第六十五条“借用业务介绍信、合同专用章、盖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银行账户的,出借单位和借用人为共同诉讼人。”之规定,能够成为借用人共同诉讼人的主体应当是出借银行账户的企业、事业等单位,明显排除了出借银行储蓄卡的自然人。而且,即使企、事业等单位出借了银行账户,该解释也只是规定出借银行账户的单位与借用人在诉讼程序上为共同诉讼人,而非规定出借单位与借款人一并应当承担实体上的法律责任。……郭小青向武朝杰借款,未利用陈雨津资信以提高自身的融资信用和能力,陈雨津在武朝杰与郭小青签订并履行《借款协议》时,既无过错,也未获利。武朝杰将出借款项打入《借款协议》约定的第三人陈雨津银行卡,陈雨津依法不应承担郭小青向武朝杰还款义务的连带清偿责任。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28.png

    2


    第二种观点,第三人丙参与行为属于出借银行账户,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内容,第三人丙应承担过错赔偿责任或酌定责任。主要判例如下: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赣民提字第11号:三叶公司出借公司银行账户给鄢想洲使用的行为是违反金融管理法规的违法行为,其在收到相关款项后,亦未尽到审慎的审查核实义务,为鄢想洲骗取鸿营公司的款项提供了方便,三叶公司存在一定的过错。鸿营公司在其与三叶公司并无合同关系的情况下,事先未与三叶公司核实确定,即将涉案款项汇入三叶公司账户,事后亦未及时通知三叶公司,其对涉案款项被鄢想洲骗取亦存在一定的过错。考虑到鸿营公司在本案中的损失在根源上是因鄢想洲的诈骗犯罪行为所致,而鸿营公司和三叶公司对损失的发生均存在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的规定,酌情确定三叶公司对鸿营公司在本案中的损失承担45%即378225元的赔偿责任。

    >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冀01民终6956号: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为,上诉人是否存在出借银行账户的行为?即上诉人应否对涉案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上诉人认可被上诉人将出借原审被告的8万元款项打入其账户,并且对从其账户向被上诉人支付上述款项的利息的事实也无异议,应当认定上诉人存在出借银行账户的行为;原审被告与上诉人又系母子关系,故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五条“借用业务介绍信、合同专用章、盖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银行账户的,出借单位和借用人为共同诉讼人”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问题的批复》“出借银行账户是违反金融管理规定的违法行为,人民法院除应当依法收缴出借账户的非法所得并可以按照有关规定处以罚款外,还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的规定判令上诉人对涉案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关于上诉人不应承担责任的主张,因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

    >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怀中民二终字第305号:本案中,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沈建明占有、支配60万元借款或因出借银行账户获取利益,但沈建明出借银行账户可以误导李福众对张秀英借款用途、偿债能力作出错误判断,对于张秀英不能偿还60万元借款,沈建明出借银行账户主观上存在过错,原审法院酌定沈建明对其中20万元借款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无不当。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28.png

    3


    第三种观点,第三人丙参与行为属于出借银行账户,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内容,第三人丙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主要判例如下:

    > 案例要旨:出借银行账户是违反金融管理法规的违法行为,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收缴出借账户的非法所得并可以按照规定处以罚款,还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出借人未能提交证据分清其个人账户中个人资产与借用账户方所使用的资产的具体数额,应对借用银行账户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大连佳宇船务有限公司诉宁波飞亚德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等定期租船合同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385号 )

    >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晋01民终2717号:关于赵梅对本案借款是否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七条“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理人的代理事项违法仍然实施代理行为,或者被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为违法未做反对表示的,被代理人和代理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赵梅接受山东阳春公司的委托,收支其借款,其明知代理行为违法而为之,应当对本案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赵梅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正确。

    律师观点


    根据上述判例可以看出,法院审理类似案件时,主要考虑到两项争议事项:一是如何认定出借银行账户;二是在认定出借银行账户的基础上,如何认定责任承担。对于类案裁判思路,笔者总结如下:

    一、对于银行账户出借事实的认定,应以表象为原则,银行账户出借方认为并非账户出借的,则应承担举证责任

    按照上述案例,只要存在收款银行账户和交易主体不一致时,便可直接认定银行账户出借。按照这种思路,如果银行账户实际所有人主张并非银行账户出借,而是出于其他债权债务关系,则应提供相关证据作为佐证。

    二、认定系银行账户出借后,不能简单依据违反金融法规相关规定而一概认定银行账户出借方应承担法律责任

    《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作为管理性规定,其并非民事责任承担的依据,违反相关规定并不必然导致承担民事责任。对此,最高院有明确观点,最高院在(2013)民申字第1719号中明确表述:本案中当事人出借银行账户的行为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上述《账户管理办法》的规定,属于违规行为;但《账户管理办法》并非法律或行政法规,故天津亿达公司与京港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应认定该《合作协议》合法有效。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出借银行账户的当事人是否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之规定,“应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这进一步印证了上述观点,即银行账户出借方的民事责任不能一概而论,而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三、出借银行账户方是否存在过错或是否存在谋取利益,应作为界定银行账户出借方民事责任的依据

     从上述判例中,排除一些在认定出借银行账户方承担责任时说理并不充分的案例,按照其他判例可以总结出法院审理的裁判思路,出借银行账户方是否应承担责任应考虑其是否存在过错、是否误导交易相对方产生误解、是否获益等因素。对于单纯的借用银行账户过账的行为,仍应严格按照合同相对性的原则,以合同法为认定责任的依据。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1民终2626号中,体现的尤为充分。

    按照这种裁判思路,不论是部分赔偿责任或酌定责任,还是连带责任,实质上都相当于将“区别不同情况追究出借人相应的民事责任”解释为一种过错责任。对于一般过错,则酌定部分责任或补充赔偿责任;重大过错或恶意串通,则认定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律师在代理相关案件中,如作为原告方,举证重点应放在论述银行账户出借方过错方面;如作为被告银行账户出借方,则举证重点应放在推翻银行账户出借事实或论述仅为单纯过账。

    出借银行账户涉及的其他风险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535.jpg

    除上述可能承担还款责任的风险,笔者注意到在出借银行账户的过程中,尚存在以下风险:

    (一)出借银行账户方因涉及债务,银行账户被查控冻结,此时借用账户方再提出执行异议难以得到支持

    当事人以签订协议的形式借用银行账户,导致名义存款人与实际存款人不一致时,应当以账户名称为权属判断的基本标准——厦门锦厦科技有限公司与福建海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漳平支行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例要旨:当事人以签订协议的形式借用银行账户,导致名义存款人与实际存款人不一致时,如果名义存款人的债权人主张将该账户内的资金作为名义存款人的财产予以清偿债务,应当以账户名称为权属判断的基本标准,除非法律有特别规定,应当按照账户记载的存款人认定账内资金的归属。

    (二)出借银行账户方卷款潜逃或恶意挂失,造成借用账户方实际损失

    结语:以案说法,希望各位在交易过程中注意规避类似风险,以免人财两空。


    咨询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0791-85215127

    返回顶部